巴中文化交流网
站内搜索:

艺术市场未来最大风险:藏家第一桶金不干不净

【2011-12-28 13:24:51】【来源:人民网】【字体: 】【颜色: 绿

  无论是摆摊还是开店,无论是策展还是主持,无论是拍卖还是投入,无论是收藏还是研究……中国文物与艺术品既然有了一个完整的开放性的市场,就难免有风险。这市场的大规模复兴已经有了30来个年头,按理说,应当有了几分成熟,可是其中的风险依然如故,甚至随着体量的增加而增加,有时可谓风雨飘摇。

  眼前最大的风险莫过于赝品横行,未来最大的风险莫过于各位收藏家与机构第一桶金的不干不净。这不干不净玷污了党纪国法、乡规民约、良知操守,理应得到清算。近100多年来的战乱频仍与人祸不断已经使得中国的绝大多数人家曾经一贫如洗,家徒四壁,因此,在这些年中,从无到有的中国收藏家中的一部分人是起步异常的:他们有的曾经是位高权重者,下属给他们奉献了或公或私的文物与艺术品,他们的藏品中有一部分等同于受贿物;他们有的曾经是项目把关人,利益相关者为他们搜寻了一些或大或小的文物与艺术品,他们的藏品中有一部分来源于权钱交易;他们有的曾经是身强力壮、胆大包天者,依靠自己的胆量与力气,在某些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盗挖古墓,他们的藏品其实是他们的罪证;他们有的曾小有资产,甚至可能是节衣缩食,他们经常去乡下转悠,或者在建筑工地门口蹲守,从农民与建筑工人手中得到了一些古老物件,他们私自进行着出土文物的交易;他们有的就是国家文博机构的工作人员,天时地利与知识让他们先走一步,只是这一步有些狡诈,有些下作,起码是不厚道,以他人的无知作为自己捡漏的机会;他们有的是走出国门的先行者,只是,他们当初在自己的行李中夹带有一些不许出境的文物与艺术品,若干年后,他们翩然归来,腰缠万贯,不可一世地用洗过的钱大举买进,俨然一个个收藏大家……

  这些年来,这些带着先天不足缺陷的文物与艺术品一部分已经进入了市场,通过合法的渠道与手段转换成了真金白银,转换成了一些人的华服美食,转换成了一些人的骄奢淫逸,转换成了一些家庭与家族的神话与辉煌,但更多地则慑于法纪与舆论等方面的压力,依然被秘不示人,真假如何?价值几何?也许只有天知道。从这几年那些东窗事发的贪官污吏处,我们看到了一些东西,听说了一些事情,知道在中国民间的收藏中,赃物之巨可与赝品比肩,因此,我们有必要大张旗鼓地告诉那些从事收藏的人们,一定要重视收藏行为、收藏过程以及收藏品所可能产生的法律风险。

  为官的清廉就是两袖清风,而不是你收受的东西别人难以估值。听说,在个别官员被双规抄没后,一些艺术家应邀确定其作品时,一般都说假,最少会说自己的作品不值钱;一些鉴定家应邀确定文物时,一般也都说假,最少会降低其等级。艺术家与鉴定家们都沿袭着中国传统美德,不愿意落井下石。重庆文强案中张大千作品鉴定的戏剧性变化就是一例。因此,有关部门在工作中一方面要通过学术性机构来确定文物与艺术品的真假优劣,另一方面还要以不法分子之间的交易事实来定罪,不能因为贪官收受的是赝品与劣作而高抬贵手,甚至不屑一顾,须知:天平的这头是一件假文物与艺术次品,天平的那头却可能是国家与人民利益的巨大损失与法纪尊严的严重伤害。我们不能手软。

  这些年,盗墓之疯狂可以说是无以复加了,除了严厉打击之,还应当在文物的出路上下功夫想办法严管理,一定要让被盗文物出不了境、上不了市、出不了手、换不成钱。于是,我们吁请有志于收藏的人们:千万不要碰出土文物;如果手上已经有了,赶紧捐献给国家,以迟到的清风泉水荡涤心灵的大小罪孽。

  风险已然难免,大也罢,小也罢,长也罢,短也罢,规避风险的良策莫过于始终规矩。否则,无论何时,无论何物,总有些让人忐忑。日子都难过,就不必说优游了。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责任编辑:苦菜花】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